咕哒咕哒咕哒子

如果有废话王的比赛我觉得我能夺冠。。。。

【猎人】只愿温柔待你

#女主土著非穿越
(女主生日九月份)
女主包容力强温柔坚强设定(PS: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我就想说这个是库洛洛式女主)
#奇犽20岁设定,开场初相遇的时候为18岁,刚刚与小杰亚路嘉周游完世界
#旅团完好设定
#私设酷拉家族是黑帮所致,后假意加入黑帮,把黑帮灭了#
#就是一个甜饼大纲#
#目前唯一的长篇#
一个以杀手著名的揍敌客家族,家主突然结婚了,女方没有任何实力背景可言,这个婚结的莫名其妙又迅速,外界对此消息也做了各方面的赌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对于部分幻想嫁入豪门的女人们来说这绝对是她们阴谋论最佳的谈资,可是没有谁想到,揍敌客首次正面站出来,承认了真实性以后并表示无故抹黑言论者会招致揍敌客抹杀,当然不会是免费的,只不过成为备选首杀名单罢了。这一言论让贵族圈内一片哗然,不过很快议论就被压制下去了,少有人去触这个眉头。
而这个时候,问题来了,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当然是一生放荡不羁爱搞事的西索咯,伊尔迷知道这件事情,介于他也不满多了一个抢阿奇的女人,敲诈了西索一大笔就没有管这件事了。
至于西索对辛弥的印象,意外的很不错,用它【划掉】他本人原话就是:“她可是一个美丽又耀眼的女性呢~♢很可惜她并不适合我的生活,不然抢过来也是很不错的哦?★”
至于后来越传越广的原因当然是库洛洛·爱记仇·天天搞事情·鲁西鲁干的好事了,虽然友客鑫事件已经过去久远,但是那次揍敌客家族带来的大危机他可是一点也没忘记,差点就失去世界了的那种感觉,比死亡更加难过,出于理智,他当时就带着旅团离开了,但是有这么好可以黑一把这个家族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弃,反正伊尔迷肯定不会介意,想起上次伊尔迷打着损害家族名义直接从自己的卡里拉走一大半戒尼的事,库洛洛噙着微笑的脸无端给人了一股寒意。
辛弥就是被外界传的风风雨雨的女子,因为这个家族的特殊性,也将她妖魔化了不少的言论也是有的。事实上,她也不是非常清楚自己莫名被揍敌客的小家主看上直接绑回去结婚的这件事情。
辛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在巴托起亚共和国,这类人群一般都是被归为剥夺姓氏的贱籍,属于底层的存在。也是被欺压的存在,这类人一般就会沉沦在这片黑暗当中,因为相比普通贫苦人群所见识到的黑暗,他们显然要接触的更加全面,虽然不及流星街需要考验人的人性,但是他们所见过的脏污绝对不少,同样他们不会报团取暖,同样是被世界所放弃的幽灵,他们只需要让自己更加潇洒快活,同伴这种不知何时就会反水咬自己一口的存在不需要,他们只需要一起发疯的疯子,酒肉餐桌朋友就够了,他们都关系止于此。
他们缺失人生目标和信仰,浑浑噩噩过日子罢了,从不知道为什么而存在着,一边期望着自己的死亡,一边又畏惧着死亡本身,懦弱到不行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变强的欲望。心脆弱到不可一击,只会埋怨发泄,遇事首先想到逃避的人,他们首先这个世界一步放逐了自己。
偏偏辛弥就是个例外,开始还不够圆滑的她,身份的原因可是让她吃尽了苦头。因为这些,当时年仅七岁就失去她唯一的母亲时,被迫开始学会成长,用最能够保全自己的方法成长,最让人惊奇的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能够平安长大,而是她还能够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即使见过社会的阴暗面,她依然坚韧,灵活的为自己谋取一席生存之地,不过这可能也得益于她六岁前来自母亲的言论教导,和被生活生生逼迫的其他人不同。母亲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小姐,举止优雅,进退有度,虽不是人们常形容的美艳不可方物的贵族小姐,但是母亲的气质和眉眼都显得特别柔和,温润如水,让人不自觉的就能卸下心防,这也是后来被剥夺了姓氏以后,她们母女俩能活的那么好的最大依仗,在母亲死后她依然会得到各方的照顾也是有母亲的原因。(一个有手腕,有坚持的高尚女性无论在哪里都会是人们的焦点,无关乎她是否是个贵族,即使她衣着朴素,但是依然能够将自己整理干净,足以证明这位女性的强大。)
也因此,她们遭到了部分周边不少靠着出卖自己来换取一切女性的嫉妒,开始她会因为污秽的言论猜测而生气顶撞,但是被母亲教导以后她也尽力去无视待之。
她依然记得母亲后来将她拉进家门以后的教导:“辛拉(母亲艾尔莎的爱称),作为女性最重要的是自尊自爱,她们靠放弃这一切所换取了她们所认为最好的,这是她们的事情,因为她们见识不到自己的价值,而我们靠自己获得了这一切只不过让她们感到嫉妒了而已,不过是人的劣根性,凄惨的同时希望将其他人也拉下来,却又不希望别人过得比自己好。所以辛拉,你要记得,自尊是最重要的,你要把目光放的更加长远才行,你的眼界,现在还太低了!因为别人的闲言碎语而较真会有失你的风度,你的教养要时刻记牢,因为这也是一个人心是否强大的体现,一个力气再大的人,心如果不堪一击的话,他就一定是弱者,而强者,强大的就是他们心,不是扭曲一切,强迫符合自己心意的强大,你要做到是能够包容一切的强大。辛拉,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是现在的你只要记牢我今天说的就行了,这会是你以后生活的依仗,妈妈不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当时的辛弥只有四岁,虽然平时十分乖巧懂事,但是还是听的晕乎乎的,没有听懂母亲的含义,但是还是乖乖的依言将这些话刻进心里,真正让她认识到这句话的是,三年后,身体在被剥夺姓氏后本就不佳母亲,身体突然迅速衰弱,让她猝不及防,而母亲最后没有死在病床上,她死在了小镇的暴乱当中,最后她看见母亲的记忆就是,母亲温柔的手将她推出攻击范围,而自己被枪支扫射到,一条腿收了伤,行动不便,被惊恐的民众踩踏致死,最后她看见母亲说的是:
“对不起。”
她并不清楚母亲为什么和她道歉,但是最后与母亲对视的一眼除了看见母亲的悲伤和歉意,似乎还有一点解脱。一直以来,母亲她,都很辛苦吧,一直照顾着这样的她,还能保持着那惊人的温柔。她都是知道的,母亲本来是个贵族小姐,最后家族不是被覆灭什么的,只不过母亲一生当中难得任性了一次,想和她的情郎在一起,由于对方身份低贱,而贵族圈的小姐们则是各家势力用于联系感情,最好的交易棋子,家族还依然期待着她能够带来的利益,那个男人如同污点般的存在是不被允许的,于是派出各方势力追击,被母亲发现后自然是震怒,不甘心这种任人鱼肉的境地,尚还年轻的母亲立刻做出离家私奔的决定,也是她唯一一次反抗,收拾好细软,便拖着男人私奔了。幸运的是,男方也是一名一星猎人,才让他能够在各方追杀下支持那么久,母亲虽然体力不行,但是也专门制定了不少阻挠计划。如此,二人一路奔逃倒也算别有一番情趣。天时地利人和,艾尔莎很快发现自己怀孕了,让他们欣喜即将迎来的小生命的同时也暗暗担忧未来更加艰难的处境。
后来艾尔莎怀孕的消息被家族知道了,自然是遭到更加震怒的追杀,同时家族还花下血本请来念能力者务必让孩子胎死腹中,家族坚决不会承认这样一个野种。兴许是对艾尔莎彻底失望了,他们下杀手也没有太多顾忌了,这无疑是最坏的结果,男人毅然接起重担,将怀孕的艾尔莎藏了起来,自己引开追兵,最后艾尔莎能够平安无事还有一个很大原因是艾尔莎的母亲偷偷的帮她扫了尾,做了假证。
最后,那个本来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翳。
他的名字叫做科雷恩。
他最后爆发了,不顾一切都引爆自己的念能力,强大的生命力被引爆,带来的冲击不是说防御就能防御住的,更何况临死前的反击是那么突然,让人无从防备,现场极其惨烈,无一活口,科雷恩更是尸骨无存。
艾尔莎带着孩子辛苦躲藏,隐姓埋名的生活,完全的抛弃了自己的姓氏,也因此连累到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她对此是感到十分抱歉的,但是她也只能尽力去补偿她,做好一切自己所能教给她的事情,她知道事情会败露,母亲有限的母爱并不能为她和孩子带来多少保证,事实上这次出逃母亲能够帮助扫尾已经让她十分感动了。
果然,辛弥长到六岁的时候她的行迹就被败露了,家族派人接洽,想要将她所处的小镇清扫一遍,将其暗中发展成本家管辖产业,为此他们买通了许多官员,但是他们需要一个正大光明掌管的理由,想要吃下这块蛋糕,他们需要更多的事情要做,正好追查到了她,最后靠着辛弥并不知情家族存在,协议放过她一命,当然她本人也不能够继续存活下去,而辛弥绝对不能和家族扯上关系,为了辛弥一线生机,她同意了,经管非常对不起小镇,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自私。
我,还真是一个卑劣的人啊。
艾尔莎如是想。
暴乱开始的那天,她将辛弥推进一个死角当中,看着孩子茫然无措的面孔,泪水瞬间充盈了眼眶,张了张口,明明她想对她说快走,不要再回来这种话,但是到最后,她只能不断的说对不起,被惊慌的人群踩断脖子的时候她依然隔着人群注视着她的孩子,无法说出对不起以外的话语,她欠这个孩子太多,能够给予她的太少,她多希望自己能够再厉害一点,带着辛弥远远离开这些,但是二十多年的贵族教育让她只能成为一个优雅的贵族,与科雷恩私奔的时候也仅能让她成为一名稍微有点厉害的普通女性,和辛弥在一起的时光则支撑她成为一名优秀的母亲,但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将辛弥牢牢护在羽翼下,她只希望辛弥能够像个普通孩子成长,自己只是一个普通有些唠叨的母亲,家里有一个温柔强壮的爸爸。一瞬间她想到了太多太多,有愧疚,有遗憾,有怨恨,但是独没有的就是后悔,她从不后悔自己的任何一个决定,最后她只庆幸自己耍了一个小心眼,女儿显然还以为她不知道,但是她一直觉得什么都不清楚的女儿显然更加危险,她以一直十分隐晦的方式将过去的种种痕迹让女儿发现,自己去探索,自己也时不时泄露一两句重点,艾尔莎并不清楚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但是她不想将自己的观点转嫁给女儿,那么只能让她自己去发掘事实真相,而且按照辛弥的聪明,她会保护好自己的,哪怕会让她吃点苦头,但那是她成长所必须经历的,这一切却只能以自己的死亡开始,强硬的逼迫她成长。
而辛弥就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拥挤的人流从艾尔莎身上践踏而过,最后连头颅都找不回来,只有地上一摊血痕。
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她的噩梦,好吧,也许这会是一生的阴影了。辛弥不知道要如何报复,那个家族里面有伸出过援手的人,有母亲最爱的亲人,但是也是他们先后逼死了自己的父母,而且二人都死无全尸。小辛弥十分混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听说过有一个揍敌客杀手家族,但是她没有可以支付的起的高昂价格,而其余的小型杀手家族或是组织信誉度又不够,特别自己的年龄还太小,直接被对方干掉,抢夺财产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她不能够将希望寄放在对方的仁慈心上,特别是杀手这一行业,高度考验人性,一般这种人不是性格扭曲就是心思古怪,因此崩溃的也不在少数,由于需要他们不断的收割人的性命,直接导致许多杀手的内心极其脆弱又敏感。
所以她需要忍耐,如同之前那样,什么都不清楚一样生活,暗中调查清楚当年的真相,时隔七年多,许多痕迹早已消失,她也只能尽力不断追寻真相。
最后她依靠母亲交给自己的技能和余款,给父母建立了一个小小的衣冠冢,并在里面预留好了自己的位置。自己靠头脑、努力和过人的运气得到机会摆脱贱籍,并且从未表现过异状,借此麻痹监视她的家族暗线,因为并不清楚到底是哪个家族,她也不能够轻易做出判断,但是大概的名单也足以让她防备起来。
所以只是开了一家小小的甜品店,但是她的甜点并没有艾尔莎做的好,吃过她店里甜点的人更加推崇她的饮品,也许她最大的卖点就是人情味吧,来这的都知道老板娘是个很厉害的人,这都不是体现在武力上的,而是老板娘丰富的处事经验与化解手段,而老板娘对于做他们人生向导这件事也乐此不疲,同时她也十分得孩子们的欢心。家中若是只有老人,来到店里她也愿意陪他们坐着聊聊天,还专门为这些老人腾出一部分空间放桌椅供他们聊天吃甜点。所以附近的人们都知道,如果你没办法照顾好孩子又不放心他们在家里可以去找FSaves工坊的老板娘帮忙,少量的报酬足以让她照顾孩子们一天,而孩子们同样喜欢这位自称是D夫人的老板娘,经管她看上去还是个年轻女孩儿。曾有人对此也表示出质疑,老板娘只是微笑着回答说这是她唯一继承下来母亲的名讳罢了,没有任何人知道老板娘的真名叫什么,不过时间长了便也不在意,除了那些上门说亲的和想告白的小伙子们。
对此老板娘统一做出回应,第二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戒指,左手中指上,是一块非常漂亮的蓝宝石,上面嵌着银边,勾勒出洋桔梗的标志,衬显出她修长的五指十分白净,这让周边不少倾心与她的小伙子们心碎,但是没带满一个礼拜她就将戒指收了回去,有好奇的姑娘询问愿意,她笑的十分温柔,不想让未婚夫给的订婚戒指磕坏。
即便如此,相信自己魅力前来提亲的人依然不少。
当然,多数人为旅人。
————
奇犽第一次见到辛弥的时候还很小,当时家里接到任务要去一个小镇暗杀一个家族高层,任务不是很难,但是时间不是很好把控。而且他们还得到到消息,那边很快会不太平,本来这个任务会是伊尔迷去做,他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他们并不希望让他承受不必要的意外,事实上发生了他们也并不会给予过多的关注,不过一种保护手段罢了。
可惜的是家中抽调不出人手,临时又分配给了伊尔迷一笔大单子,而时间并不足以让他回来接手这个小单子,伊尔迷会选择哪个,显而易见。
为了摆脱家里,奇犽接到任务后就早早出发了,一路上也消磨了不少时间,赶到那边时正值下午,在一群眼神浑浊的人群当中,母女二人显得尤为出众,看上去似乎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不过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母女二人之间的幸福还是让他略微羡慕那种带着温度的情感的。后来又不自觉的关注了这母女二人几天以后,他被注意到了,可怕的关注力,而发现他的不是母亲,是那个看上去懵懂无知的小女孩。
“呐,你是谁呀?似乎我从来没在这里见过你?”女孩子在母亲与其他人交谈的时候,偷偷蹭过来,小声询问。
奇犽经不住一噎,要是跟踪被发现还是一个小女孩,估计回家会被罚的很惨,还要忍受母亲刺耳的尖叫,想到这不禁脸上一黑,瞪了女孩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谁啊!难道镇子上每一个人你都有认识吗?”
没想到女孩子毫不介意:“不是呀,因为像你这种长得特别好看的肯定会有映象的,而你最近一直在我和母亲附近转悠,不会又有谁看上妈妈,让你帮忙递情书了吧?麻烦你回去告诉他这是没希望的!”
“。。。哈?”段数还太低的奇犽看到对方自顾自脑补出一场大剧,只有一脸懵逼。
最后他几乎是掐着点完成了任务,期间还有收到小女孩的收买礼物,她母亲烤制的小蛋糕,意外的味道很不错,完成任务后他直接就回去了,没有向他们告别,因为于揍敌客于他而言这些都是没必要的,只是过客而已。
到家后,得知在他立刻没多久后,那里发生了暴乱,他十分没诚意的在心里为那对母女默哀了一下,再也没关注过这件事。
后来,隔了两年路过这个小镇,奇犽隐约有种熟悉感,想不起来什么,但路过一个口碑不错的甜品店没忍住还是进去了,点了一份大蛋糕和一杯饮品,吃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没以前那么好吃了,虽然也不差。
惊讶于自己的反应,便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凭着过人的眼力,他发现老板娘原来年龄应该只有十几岁,完全不是她伪装出来二十岁的模样,直觉这事有问题,但是他只是来吃甜点的而已。
不过据老板娘描述还有一位死去的母亲,奇犽发现老板娘和曾经一个小女孩的脸有些诡异的重合了,到飞艇上的时候,他也搜索了一下信息,虽然没有他二哥这么厉害,但是对于查资料而言,已经足够。
回想了一下,这个就是当初那对母女里面的女儿,脸完全就是按照那个母亲的模样打扮的,难怪有些熟悉。事情搞清楚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以后,奇犽将事情抛向一边,不再感兴趣。不过顺便查出来女孩子丰富的背景及经历时,他都忍不住吹个口哨,估计这个故事改编一下都可以直接搬上银幕,一定会是年度最佳影片,以后缺钱了,或许这个可以考虑考虑。
————
第三次遇到女孩的时候是离家出走,或许不该说是遇到,该说是为了给自己找个乐子,他报名了猎人考试,可是之前还有段时间,他顺路弯过去看看那个那个让他感到神奇的女孩儿和她的甜品,她那边的饮料他还是非常喜欢的。
他这次没有直接进店,看见女孩子正在开导一位孤独的老人,鬼使神差的藏了起来,有些好奇,一个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女孩笑容真的会那么干净吗?特别后来自己的母亲惨死在眼前,收尸都做不到,连同自己一起埋葬的人是否会这么单纯,这让他稍微有点兴趣,找到了可以打发考试前无聊的时间的事情了。
接下来,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进店,甚至有人只是进来聊天,她也只是在一边微笑倾听,如果时间比较长的话,她还会拿出一些小甜点,如同招待来访的客人一般,也有许多孩子跑来店里玩耍,她也是体贴的送上一点小饼干,小糖果,这些足以让这些孩子们欢呼一天。
这让奇犽有些惊异,见习惯了等价交换,这种不平等但是温暖的付出让他很不理解,随即他也模仿了之前进店的人,同样成功获赠了一份甜点,不过看上去自己被优待了,这份甜点是还未推出的新品,柜台上并没有展品。
仿佛不经意间询问,女孩子似是怔愣了一下,抱歉的笑笑说看见他往这里看了好久,应该是非常喜欢吃甜点的人,这个是即将推出的新作,希望他能够帮忙鉴定。
不得不说,和她聊天非常愉快,哪怕是一点点微小的动作都能让人觉得她是重视着你的感觉,哪怕现在她打扮的像二十岁,自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鬼的模样(莫名感到不爽),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平等与重视,她度把控的非常好,并不会让你感到难受,也不会让话题变的平淡无趣。
比如他提及单独给自己特殊优待的原因,她似是苦恼的想了想,然后冲他眨眨眼睛,俏皮的回答:“唔——我想,大概是你的美貌加了分?让我不自觉的想对你更加好一些。”
结果都只能是他落荒而逃,无论什么问题,她都能够坦然的夸赞着自己,像是说的真的一样,最后她也是回答道:“因为你本来就足够完美,所以我的赞美之词完全抑制不住呢。若是有可能的话,我可能会更希望成为你的骑士守护你。”
各种类似告白的话,她毫不介意的说出,到是憋的他自己面红耳赤,匆匆打包了几份甜点就离开了,回到旅店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些附赠的小赠品,不是很贵,但是足以让人心情美好。
之后他就经常光顾辛弥的小屋,熟络起来以后,奇犽偶尔也会帮忙出出新品的主意,更多的是过去顺点新品和小甜点,他尤还记得辛弥第一次看见他一人吃了不少甜点以后还非常担心他的肚皮会不会撑爆了,拿了消食的药片被他拒绝以后,她的店里就开始多了一些类似山楂之类开胃消食的水果,每次他吃完甜点以后总会给他一个,山楂太酸他不肯吃,她也只能做成甜甜的山楂干供他消食,后来这种零食放出来以后反响很不错,奇犽不禁有些小自得,毕竟特地为他开创出来的零食,给他一种诡异的独家冠名的感受,提及给这种零食起名的时候,少女想偷懒直接用山楂片代替,让他有些不满,强烈要求改名,撑着脸想了一会儿以后坏笑到要求她和别人介绍的时候要说这个是“爱の甜点”,明显只是想看看少女说这么尴尬名字以后羞赧的表情,以报这几日被调戏之耻,为了这个,他乐此不疲的每天向这里跑,头两次他如愿看到少女的僵硬与尴尬,别人问起名字由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她脸红,奇犽表示心情十分舒畅。但是她调整很快,第三次的时候就开始反击了,还十分自然的反调戏了一把,第四次的时候已经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就能编出一大段,到是奇犽又把自己坑进去了。
后来奇犽也从她本人这里切实感受到了她的确是真诚对待每一个人的,虽然套话本事也很强,他想起来以前查到过的资料,顺着她的话,仿佛不经意被套去的一样。他们之间相处还算愉快,奇犽因为考试将近很快就告别了,他想这次之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毕竟他们的世界相隔太远了,顶多就是一个比较熟悉的过客罢了,下次见面可能对方就不认识自己了,更何况他们都保持了默契没有交换名字,无论哪一次,只不过恰好他知道她的名字而已。
有了奇犽给的提示,追查的进度一下子就容易了许多,备选名单里面几乎是直接就敲定了当初的家族到底有哪些。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些乡绅罢了。想想也是,高级的大贵族里面怎么也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这种中低等的小贵族才会请不起猎人,只能找些不入流的念能力者,不然当初他们也就逃不过毒手了。
为确定所有人选她只能再花心力查找,想到很快就能了却心愿,让她不免有些兴奋,店也没有持续开下去了,全力追查真相,最后敲定下来人选以后惊奇的发现母亲本族的居然不是最多的,相反又一个要联姻的家族和一个不知名家族反而一直在推波助澜,想想很容易明白,无非就是他们的爱恨情仇。
按照自己了解到的市面价格,为确保准确性,她还是选择揍敌客,毕竟名气还是摆着的,但是到了揍敌客所在的枯枯戮山的时候她还是不免愣了愣,需要得到承认,一定要能够推开那扇门,并不清楚行规,她还以为需要得到承认才能够出钱买身手,努力了一把以后发现大门仅能推开半扇,不免泄了气,门卫来询问以后,她坚定的表示要进去揍敌客的愿望,被微妙的误会了什么以后,被皆卜戎捉住好好操练了一通,奇犽由于受到通知说有一个朋友来了(伊尔迷之前往家里打过招呼,结果习惯扎在怪物堆里的人丝毫没怀疑,而辛弥只表示了必须进去的欲望。  ),早早候着了,当然父亲母亲也在,他们都很好奇奇犽猎人考试交到的朋友,何况进步速度非常快。
奇犽在担心小杰的同时也暗暗奇怪他们来的速度如此之快,等人进来以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个状况。
少女恢复了自己应有的打扮,进门以后破有礼貌的行了贵族礼,盯着主位上的席巴表示要委托任务,同时暗暗心惊揍敌客家族对待任务的重视,压迫感十足(我说,少女,你搞错了啊)。
而揍敌客一家都是懵逼的,感情酝酿好了,你就和我说这个,说好的阿奇的小伙伴来玩耍了呢?居然被一个小姑娘抢了先,简直废物,辣鸡。(这没有关系吧喂!)
坐一边的三少也是懵逼的,卧槽说好的找我的呢?怎么没想到这姑娘会跑来揍敌客委托任务啊,正好他也才回来没多久,他和这姑娘之间是有什么微妙的磁场吧?怎么每次都恰好遇见?只不过她急于委托任务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罢了。
但是这样也足够让去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三少不高兴了。之前和对自己深情款款的告白,看到自己老爸就移情别恋啦【雾】,不存在的,他们已经有老妈了,就算没有,席巴也不会想再多一个的。
诡异的沉默之后,他们开始了谈判,因为价格过于高昂,她无力支付这么多,然名单上的都是必杀对象,因为非常弱,一个人也不是非常贵,但是架不住基数大,还分了三个家族,里面不乏离开家族的人,简而言之,这是个很麻烦的任务,出于对能够快速进入揍敌客的人的尊重,他们接下了单子由于琐碎程度略大,价格自然也不低于一桩大单子,可惜她全部身家都不足以支付庞大的金额。
奇犽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感觉,果然对方想问题无意间撇过他的时候,他好像看见辛弥的眼睛瞬间亮了。
“欸,是你啊,你的闪耀无论何时都能过轻易地夺取我全部目光,原来你也是揍敌客家的,我是米俤歧利市小镇Saves工坊的老板娘。非常抱歉之前为避免一下麻烦,一直装扮的非常成熟,这次我需要委托的事情非常重要,能拜托你帮忙通融一下吗?我很快就会把钱还给你的!”你就吹吧,奇犽暗暗撇嘴,明明进来的时候全神贯注看的只有我爸!还有我妈!
奇犽很不满,当然是,不同意。
“欸~你也说了我是揍敌客家族的,当然我是以家族利益优先,凭什么要帮你这个忙呢?又没有什么好处~”漫不经心的回答依然没有激怒少女,她沉吟了一下,询问是否接受抵押,并表示任何形式都可以,这一说,几乎是全票通过。
本来这个任务是靡稽做最合适,但是家人们对奇犽刚刚发表的言论非常满意,决定将这个任务交给他,让他将功折罪,于是奇犽刚刚被捉回家,又一次重游旧地出任务去了。
后来很快,奇犽还是需要回去领剩下的罚,他们二人到是没有什么尴尬,重新做了自我介绍,得知辛弥是自己推门进去的时候奇犽整个人都快吓炸了,天生怪力什么的,默哀。
辛弥本人到是没觉得什么怪力,她曾经接触过母亲身上留下父亲的残念,如愿见到了父亲,虽然只是念,按照里面断断续续的记忆去练习的,自然是偷偷的,毕竟母亲还是十分注意她的教养和气质的。这种堪称不雅的动作还是不要让母亲发现的好。与其说怪力,不如说她是个战斗上的天才。
后来她也处理了许多事情,发展了一下各方面,为尽快把揍敌客的债还上,可惜有伊尔迷在,利滚利,最后的价格非常可观,两年以后她也确实到揍敌客抵债了,出于种种原因考虑,他们开始训练她,让她成为杀手,显然不成功,她已经太大了,再怎么训练顶多是一枚刺客,揍敌客不需要,不过她的甜点到是越发讨人喜欢了,全家最喜欢她的估计就是基裘,后来她基本就成了基裘专用的试衣架子,不同于柯特的精致,辛弥的长相并不出众,但是十分柔和,对于业务接受力也强,和艾尔莎相同的是她们周身温润如水的气质,几乎除了战斗上天赋,她完全遗传了艾尔莎的特点,有些是刻意去模仿,最后反倒成为了习惯。
至少艾尔莎不会像辛弥一样口花花。
她发现最熟的奇犽一直不在,旁侧敲击问了好几人,才知道他带一个弟弟和好基友去周游世界了,让她着实汗颜了一把。
而这位在外跑了几年的奇犽·不着调·揍敌客终于回家了,发现了把自己卖身进来抵债的辛弥整个人笑到炸裂,至少在对付辛弥这人,他还是很满意家族的。
可惜他回来的有点晚了。
奇犽在基裘这里的信用已经透支,非常担心奇犽给自己带一个男媳妇回来的基裘天天碎碎念的全家都有点担心,但是奇犽都没怎么接触女性,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眼下辛弥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开始不留余力撮合他们二人,这次奇犽到是没什么,辛弥确是被吓的出走了,但还是留下字条表示会尽快还钱,不必拿三少爷逼她。
然后发现猎人证能尽快赚钱,她学习了当年的三少,好吧,以后有离家出走的熊孩子都可以考虑一下猎人考试了,十有八九就在那里了。
只不过她的区别是提前拿到了猎人证,并不是什么有关猎人会长的许诺,只不过她积攒了许久的幸运ex直接爆发了而已。
这次她出走到是让奇犽不爽了,索性他起身去追,但是辛弥的天生危险敏感度也高达ex,硬生生让奇犽每次快找到她的时候擦肩而过。
辛弥好好的没啥事,反观奇犽,莫名被人挑衅不下数次,还不小心惹到了火拼的黑帮,简直枪兵e附体,果然走完剧情就不会被世界偏爱了吗?
后来奇犽查清楚行踪以后,故意以重伤的姿态登场,果然辛弥无法丢下不管,顺势卖个可怜装失忆,成功在她身边留下来了,计划通。可是每天和她表白的人太多了,让奇犽有点不高兴,既然已经是揍敌客的人了,那就该看着他!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的奇犽魂不守舍,来了一段真·失忆,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对辛弥而言没区别罢了。
最后失忆期间奇犽直观感知了自己的情感,到是没什么顾忌,常常被辛弥气得跳脚,让人不禁怀疑她周身的气质骗人。
恢复记忆以后的奇犽直接黑了脸,把人敲晕以后,直接绑了回去,接位仪式上直接宣布了自己有妻子了,这让不少眼巴巴指望联姻的家族心碎了一大半。
而辛弥是懵逼的,人生以来头一次,毕竟以前一直都是她让人懵逼。不过想到对方是奇犽,她感觉心跳有点快,感觉并不讨厌,十分干脆的就同意了。
至于说揍敌客有意见。揍敌客能有什么意见,这是奇犽自己选的,媳妇资质并不差,而且长袖善舞,适合去搞好关系,而且奇犽不会带一个男媳妇回来已经让他们很欣慰了。

评论

热度(11)